钱钟书先生人生妙语
发布时间: 2016-04-12 文章作者: 发布人: 四临管理员 访问次数:
1

 
一切快乐的享受都属于精神的,尽管快乐的原因是肉体上的物质刺激,小孩子初生下来,吃饱了奶就乖乖地睡,并不知道什么是快乐,虽然它身体感觉舒服。缘故是小孩子时的精神和肉体还没有分化,只是混沌的星云状态。洗一个澡,看一朵花,吃一顿饭,假使你觉得快活,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,花开得好,或者菜合你口味,主要是因为你心上没有挂疑,轻松的灵魂可以专注肉体的感受,来欣赏,来审定。要是你精神不痛快,象将离别的筵席,随它怎样烹调得好,吃来只是土气息,泥滋味。那时刻的灵魂,仿佛害病的眼怕见阳光,撕去皮的伤口怕接触空气,虽然空气和阳光都是好东西。
 
有些人,临睡稍一思想,就会失眠;另有些人,清醒时胡思乱想,就会迷迷糊糊地入睡。
 
小猫打圈儿追自己的尾巴,我们看着好玩儿,而小狗也追寻过去地回头跟着那短尾巴橛乱转,就风趣减少了。
 
为别人做传记也是自我表现的一种;不妨加入自己的主见,借别人为题目来发挥自己。反过来说,作自传的人往往无自己可传,就逞心如意地描摹出自己的老婆、儿子都认不得的形象,或者东拉西扯地记载交游,传述别人的轶事。所以,你要知道一个人的自己,你得看他为别人做的传;你要知道别人,你倒该看他为自己做的传,自传就是别传。
 
天地间有许多景象是要闭了眼才看得见的,譬如梦。
 
拍马屁跟恋爱一样,不容许有第三者冷眼旁观。
 
有了门,我们可以出去;有了窗,我们可以不必出去。窗子打通了大自然和人的隔膜,把风和太阳逗引进来,使屋子里也关着一部份春天。让我们安坐了,无须再到外面去找。
 
我们对采摘不到的葡萄,不但想象它酸,也很可能想象它是分外地甜。
 
城外的人想冲进去,城里的人想逃出来。
 
据说每个人需要一面镜子,可以常常自照,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。不过,能自知的人根本不用照镜子;不自知的东西,照了镜子也没有用。
 
一个人的缺点正象猴子的尾巴,猴子蹲在地面的时候,尾巴是看不见的,直到他向树上爬,就把后部供大众瞻仰,可是这红臀长尾巴本来就有,并非地位爬高了的新标识。
 
天下只有两种人:譬如一串葡萄到手,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,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在最后。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,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;第二种人应该悲观,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。不过事实上适得其反,缘故是第二种有希望,第一种人只有回忆。
 
猪是否能快乐得象人,我们不知道;但是人容易满足得象猪,我们是常看见的。
 
永远快乐这句话,不但渺茫得不能实现,并且荒谬得不能成立。快乐的决不会永远;我们说永远快乐,正好象说四方的圆形,静止的动作同样地自相矛盾。
 
天下就没有偶然,那不过是化了妆的、戴了面具的必然。
 
飓风后的海洋波平浪静,而底下随时潜伏着汹涌翻腾的力量。
 
科学家跟科学大不相同,科学家象酒,愈老愈可贵,而科学象女人,老了便不值钱。
 
上帝会懊悔没在人身上添一条能摇的狗尾巴,因此减少了不知多少表情的效果。
 
春天是该镶嵌在窗子里看的,好比画配了框子。
 
话是空的,人是活的;不是人照着话做,是话跟着人变。假如说了一名话,就至死不变的照做,世界上没有解约、反悔、道德、离婚许多事了。
 
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,何必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?